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深圳市宏威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网站!

新闻资讯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时隔15年再赴西北 上海越剧院见证的不只时代变

更新时间:2019-04-30 15:29

时隔15年再赴西北 上海越剧院见证的不只时代变迁

周末到剧场看一场上海越剧院的演出,对上海观众早已习以为常,可对西北地区的观众来说,上一次看到上越的演出已经是15年前。4月26日,上越将新编神话越剧《素女与魃》和传统戏《梁山伯与祝英台》带到了甘肃兰州和玉门,《素女与魃》的全国巡演也同时启动。

市场运作更规范

上世纪60年代,上越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西北慰问演出,第二次踏上西北土地时,已是2004年,由于当时戏曲市场并不景气,演出“有价无市”的情况比比皆是。为了提高影响力,上越联系了上海市人民政府驻各地的办公室,希望通过当地举办重要经贸活动的舞台打响品牌。当时承办方对市场推广没有把握,戏票销售困难重重。于是,时任上越院长的尤伯鑫在正式演出前一个月,特意派2位工作人员到当地参与票务运作,两人先后跑了50多家企业,千方百计地打开局面,最终兰州的两场演出的平均上座率达到六成多。

如今,票务运作已经愈发专业化,越剧院已经不需要外派人员来进行运营,院团只需要直接跟当地的剧场、演出公司或运营方洽谈即可,自由度高出许多。可喜的是,此次上越将巡演的版图又向西推进了近千公里,这个小长假,玉门市民将首次在越剧经典《梁山伯与祝英台》中一睹上越风采。这样一来,西至玉门,南至海南,北至黑龙江,都可见上越的足迹。

剧目选择更自主

15年前,戏曲演出还是买方市场,承办方对剧目选择处于主动地位。当时上越想把新创剧目《梅龙镇》带过去,但西部几个点由于第一次接受戏曲市场运作,提出把原已敲定的场次改演《红楼梦》,但最终还是在越剧院的努力下“维持原状”。当时上越坚持的理由是,《梅龙镇》是一个经过检验并受到观众欢迎的剧目,需要提高它的市场占有率,打出新的品牌。为了让对方接受这个戏,上越承诺如果有亏本责任自担。结果《梅龙镇》演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承办方也认为承接这样的好戏是完全值得的。

此次以兰州开启全国巡演第一站的《素女与魃》虽然也是新戏,在与剧场洽谈的时候却非常顺利。如果说西北地区对上越只达到不再陌生的程度,江浙地区就是相当成熟的卖方市场。自去年《素女与魃》在上海国际艺术节首演亮相以来,主创团队听取各方意见,从剧本、表演、服装、舞美、音乐、唱腔等多个方面进行了调整与修改,寻求与观众的情感碰撞。甘肃之行后,该剧将赴江苏、海南、河北、内蒙古等地演出,将神话越剧传遍中国。

人才输出更深入

让演员们深感意外的,不仅是两晚《素女与魃》的上座率比预期高,还有谢幕时舞台下热情的观众大声喊出了每个演员的名字。其实,越剧在西北并非没有观众。新中国成立之后,上海越剧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除了西藏内蒙古,几乎各省市区都办有越剧团,上海也将人才输送至全国各地,1956年成立的兰州市越剧团就是由越剧名家尹树春带着上海春光越剧团到兰州后改组成立的。这次听闻上越要来演出,兰州好几家越剧社团的戏迷们都争相购票。

4月24日,十几名上越第十代演员还组成一支红色文艺轻骑兵去了甘肃省两当县。青年演员们穿上了红军服,在红军街的露天舞台上表演了越剧唱段,受到了村民的热烈欢迎。一位村民表示:“以前还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王文娟的表演,没想到能在家门口看到一次上海越剧院的表演,唱得真好!”

《素女与魃》中,两位主角素女和魃由上越傅派花旦盛舒扬与吕派花旦唐晓羚担纲演出,吴群、蔡燕、王柔桑等是上越的中生代及青年演员,众神将等跑龙套的是上越现在最年轻一代的新生力量。这个平均年龄不足35岁的团队,面临的是酒香也怕巷子深的难题,这也是这两年上越开始大规模全国巡演的原因。上越院长梁弘均表示,上海要从两个方面做文化源头,一个是创作源头,一个是输出源头,只有不断让好的作品走出去,才能产生长远的辐射力和影响力。(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

【返回列表页】

Copyright © 深圳市宏威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http://www.438602.com
ICP备案号: